租务调解处判欠租逾三千 租客答会还但没钱

租客姚先生接受《星岛日报》记者采访时称,因房东未能履行承诺的条件所以不交租,他亦矢口否认曾与以前的房东有任何纠纷,亦未曾上过租务调解法庭,直至记者表示已经了解事件,他才反指前任房东亦有很多问题,包括用狗屎袭击他。 至于欠租,他则称会交,但现在没钱。

记者日前敲门要求采访姚先生时,他在房内称要先换一下衣服,约十分钟后他将房门打开一半,与记者分别站在房门内外交谈。

姚先生称,在记者询问前,都不知道门口被房东陈先生贴上了欠租通知,因为他已经数日没有出门,而根本原因是房东将他车子轮胎划破,令他无法出行,他称房东还曾将他的车身刮花,以及将备用轮胎划破。 记者问他为何认为是陈先生所为,他表示除了他,别人为什么要这么做?当问及是否有证据时,他则表示有邻居可以作证,但现在不能告知记者详情。

称车胎遭划无法找房

在被问及为何不交房租时,姚表示房东一直未安装窗帘,令他感觉非常不舒服,此外房东原本答应让他安装自己的洗衣机,但后来又反悔。 他称房东一直想让他搬走,他本人也因与房东不合及住得不舒服,希望找到房子后搬走,无奈房东把我车胎划破,令我无法出去找房,姚先生说。

姚坦诚租在此处的一个半月内已经4次报警,另外还多次拨打非紧急报警电话,包括上面提到刮花车子的事情。 在谈到“狗屎袭击”案时,姚表示,陈先生曾答应帮他搬重纸箱,我也觉得他是一片好意,没在意,他说,但在搬纸箱时陈先生不知为何突然向他下巴打了一拳,还将狗屎涂到他脸上、嘴巴上、身上,因此他选择报警。 他还向记者展示其手机中的自拍图片,他的下巴和身上都抹满了狗屎,但他只让记者拍摄了仅有半边脸的一张自拍照。

他还称,同一天其实他报警两次,另一次是看到陈先生扔他放在窗外的纸箱。 他说,因为东西太多,无法一下子将所有物品摆放进屋,在经过房东允许后将一些纸箱和一个书桌摆在院子,当然可能有一点挡住了后面的通道,但认为房东不能扔他的物品,因此报警。

另一次报警是因为陈先生带了一包黄色液体来找他,说要帮他搬书架,当时他刚煮好饭,希望陈先生换个时间再来,但陈先生依然开门进来,还把这液体滴在他的餐桌、灶台、沙发甚至床上。 我不知道这是甚么液体,但应该是有毒的,我让警察带回去检验,但警察没有带走。姚先生说:房东不能未经我允许进入我的房间,这是违反租务条例的,我知道。

姚先生还指,一天凌晨4时,他的门铃响了,他还看到窗户上有人影,拿起手机看时那人影又慌忙跳下窗台逃走。 他又再次报警。

见当局判决无语改口

在回答记者询问时,姚先生称他已经在卑诗租房有约20年的历史,上一处出租单位住了5年,非常好,没有任何问题,他说。 记者问他是否曾与以前的房东有过争执甚至进过租务调解处时,姚说:没有。记者一再确认,他都很肯定地说没有。

当记者告知已经了解他上一处只住了5个月,且租务调解处判他迁出且欠房租3,000多元时,他一度无语,随后问记者说:谁告诉你的? 他解释称5个月的时间很短,因此他未将其计算在他的租房历史内。 在被问及会否偿还3,000多元的欠款时,他说:我还了。 记者再问他是否已经偿还,他说:我会还的。 但是我现在没钱。

他还向记者解释说,在上一任房东处不交房租是因为安装洗衣机出现漏水问题,而期间报警10次则是因为房东不断逼租。